• 三明新增一位百岁寿星!他用100年书写各种精彩
    发布日期:2019-10-06 07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农历十一月廿八,三明市尤溪县新阳镇葛竹村又“诞生”一位百岁老人,他叫黄齐标。

  黄老是个“开心果”,虽已是期颐之年,但精神矍铄,耳聪目明,行动自如,谈笑风生。若不是他身份证上赫然地写着:出生1916年12月22日(农历丙辰年十一月廿八),线出头的普通老农。

  黄齐标平时喜欢吃零食,口袋总是揣有一些诸如花生、瓜子、饼干之类的东西。为了开心逗乐,我向他讨要,他说今天真没带,并掏出了一个钱包,以示没有他物。我问能看一下有多少钱吗?他大方地说:“可以嘞!这些都是今年重阳节市、县、乡慰问老人的慰问金,还有儿孙给的零花钱。”我拿捏了一下,足有千余。

  他说现在日子过得很好,世道太平,衣食无忧。他四世同堂,有两个儿子70多岁了,都是农民,儿孙孝顺,其乐融融。按照惯例:他轮吃,轮到哪个儿子,一连两天。饭后,他喜欢独自回老厝居住。老厝离两个儿子砖混结构的新房只有百米远,木质结构,冬暖夏凉。

  凡是老人,都爱追忆。他12岁时被送到私塾发蒙,由于亲人变故,只读了2年零12天的书,识得一些常用字,15岁就辍学下地干活,养家糊口。葛竹山高路远,许多田地都在数里或数十里开外的山涧和山下。农事艰辛,入不敷出,他从小就想学一门手艺。19岁时正式拜师学艺做木匠,3年学徒下来,他学会了独立建造农家厝的本领,同时练就了超常的体力、臂力和耐力,木匠成为他这辈子最珍爱的职业,直到72岁时,才放下斧锯。即便是当下,为儿子家里破个柴火,偶尔修理个板凳桌椅什么的,所使一招一式,仍不失老木匠专业水准。

  不过,在解放前的两年多时间里,他客串了一下当贩子的滋味打仙游(挑担远足到仙游赶圩)。他与同村脚力好的人结伴而行,按照2个月跑3趟的频率,把葛竹盛产的茶叶、宣纸、笋干以及下桥粉干、林尾陶器等,挑到仙游等地贩卖,然后换回冰糖、食盐、布匹等,再到新阳圩场卖出,两头得利。由于乱世,匪患猖獗,路上风险很大。特别是路过29都八尺洋一带,时常有流兵、土匪出没。黄齐标说自己运气好,吉人自有天相,两年多时间里从来没有遭遇过劫匪,而同行的阿圣就没有那么幸运,有时上下仙游都被同一伙土匪打劫,以致后来连小土匪都能认得他来,可怜他,经其央求,土匪只劫其一半财物。

  刚解放时,黄齐标加入当时新桥区第一个农会民兵组织,并担任班长,带民兵10人,有枪有权,也是他今生当过最大的官职。曾参加过一次连夜围堵土匪的战斗,可惜他还来不及开枪,土匪全都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他体质好,力气大,即便是现在,其大儿子还自叹不如百岁老爹。下地干农活,大半天不觉得累,肩挑二三十斤行走自如。平日里,他要是不拿锄头或劈刀,在山间田野转悠一下,种点蔬菜、生姜、地瓜之类的活计,会觉得浑身不对劲。可想他年轻时,更是生龙活虎,进山当打柴夫、拉轳、扛一两百斤木头都是小菜一碟。合作社大办食堂时,他当生产队管理员,一人手刃三头猪。

  他正说的得意,边上听热闹的老妪情不自禁反驳道:那年我都看到了,杀那几只猪仔,我都会,吹牛!愣住了要知道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接受“采访”,靠长命百岁才有的资格,妇人之见!他正要辩解,可那老妪溜了,弄得他好生尴尬。

  有位算命先生曾对他说:你命深(重),像大厝柱,3个老婆才能送你。第一任妻子是位童养媳,宝山村人,5岁到他家,时年他才11岁,51岁时她过世。21年后,他72岁时,娶第二任妻子,9年后陈氏离世,时年他81岁。此后,还有人陆续为他说媒,他嫌麻烦未娶。我说按照命书,你还差一任夫人未娶哟?他呵呵,表情暧昧,笑而不答

  现在全村3000多人口,90岁以上的老人有23人,已经出过两位百岁老人:纪谷财102岁,纪燕旺101岁。这里除了山青水秀、景色迷人、宜居宜业外,可能还蕴含着不为外人所知的长寿基因与密码。

  寿有秘笈吗?黄齐标说没有!该吃就吃,该睡就睡,该干活就干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